中欧光伏价格承诺或将“续约” 光伏企业躲过一劫站点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国际 > 正文

中欧光伏价格承诺或将“续约” 光伏企业躲过一劫

极速财经资讯网 日期:2015年11月21日 评论:0

?【中欧光伏价格承诺或将“续约” 光伏企业躲过一劫】按照约定,今年年底中欧光伏最低价格承诺协议(MIP)将到期,欧盟委员会将于今年年底决定是否继续延长对中国光伏产品实施限制措施。

  按照约定,今年年底中欧光伏最低价格承诺协议(MIP)将到期,欧盟委员会将于今年年底决定是否继续延长对中国光伏产品实施限制措施。

  虽然有MIP托底,但是在承诺履行期间中欧的光伏贸易却从未平静过。欧盟在今年先后两次裁定五家企业退出最低价格承诺协议,并对他们征收高额关税。

  一旦协定即将到期,中欧光伏贸易将会走向何方?而这一方向或许可以从欧委会近期对于中欧光伏案做出终止调查的决定中可窥一斑。

  终止调查

  11月7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欧委会已于近日作出披露,基本认同中方的抗辩意见,指出中国企业报价增加是因为中国光伏产品市场份额扩大,而且中国价格的降幅并未大于国际价格,两种价格走势相近。

  “这件事到目前为止结果还是不错的,但我们还得继续努力。”沈丹阳对记者表示,接下来商务部将继续与欧委会加强沟通和协商,争取早日恢复光伏产品的自由贸易,促进清洁能源的广泛利用,为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做出应有的贡献。

  一场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贸易保护行动终于“流产”。

  2015年5月5日,欧委会应欧洲光伏产业联盟(EU ProSun)的申请,开始对最低限价调整机制发起期中复审。申请方指控中国企业大量申报低价,拉低基准价格,要求将中国企业报价从作为最低限价调整依据的彭博社价格指数中排除,意在通过复审抬高最低限价,提高中国产品进入欧盟的价格门槛。

  商务部为此组织了积极的法律抗辩。11月4日,鉴于中国光伏价格降幅并未大于国际市场价格这一事实,欧委会表示将终止该项调查。

  这并不是欧盟第一次发难中国光伏,更准确地说这不是EU ProSun第一次发难中国光伏。

  EU ProSun是欧盟对华“双反”的始作俑者,应其要求,2012年9月和11月,欧盟分别对原产于中国的晶体硅光伏组件及关键零部件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

  2013年12月,欧盟终裁落地,接受121家中国企业做出的价格承诺,并向中国企业征收为期三年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其中,反倾销税为27.3%-64.9%,反补贴税率为0-11.5%。而这121家中国光伏企业将在价格与数量双重管制的背景下,享受向欧盟出口免征临时反倾销税的待遇。

  根据相关协议,我国确认参加价格承诺协议的企业输欧晶体硅光伏产品价格将不低于0.56欧元/瓦。该协议执行时间为2年,将于今年底到期。

  而在中欧光伏最低价格承诺协议生效后的这两年,EU ProSun也未曾停止过针对中国光伏的举动。今年上半年其再度向欧委会递交了一份申诉,指控中国光伏企业辗转通过马来西亚等第三地,将产品销往欧洲以规避关税。

  今年6月,欧委会宣布取消阿特斯太阳能、中盛光电、昱辉阳光等3家光伏制造企业价格承诺协议资格,并对其征收高额“双反”关税;11月又宣布取消浙江正泰公司和杭州桑尼能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浙江金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价格协议”资格,要对其征收“双反”关税。欧盟调查官员还将裁定中电光伏违反价格承诺协定,要对其中国产出口欧盟产品征收反倾销税。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光伏分会主任赵玉文指出,虽然目前中国光伏企业陆续在国外建立代工厂,避免了受欧盟取消价格协议的冲击,但是整体来说,欧盟接二连三取消中国光伏企业的价格承诺,意味着被取消价格协议的光伏企业很有可能失去欧洲市场,影响也是毋庸置疑的。

  价格承诺或将延期?

  公开数据显示,此前欧盟是中国光伏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2011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到欧盟的总金额约为204亿美元。2012年,中国太阳能电池及组件对欧美出口占比约为70%,其中对欧盟出口占比达46.1%,欧盟仍为中国光伏产品出口第一大市场,约为100多亿美元。

  而现在,欧盟已经不是中国光伏最重要的市场,对欧出口占比也在不断降低。例如在光伏产品出口中占比近八成的光伏电池组件,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了61亿美元光伏电池组件,日本和美国为主要出口市场,对日出口占31.28%,对欧出口只占组件出口额的19.47%,亚洲市场占中国光伏电池组件出口额的56.64%。

  “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欧盟仍是重要的市场。”一位光伏企业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尽管目前我国出口欧盟的光伏产品数量已经大幅下降,但仍有一批中小型企业将欧盟视为重要市场。所以价格承诺能否到期取消,成为了国内中小光伏企业最关心的话题。

  而在欧洲市场上,也存在着要求取消对中国光伏产品限制措施的声音。

  今年7月15日,德国机械设备联合会、BayWa公司、EnBW公司等30家企业和协会联名要求欧盟取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限制措施,理由是欧洲进口成本被人为提高10%,德国因而未能实现加大太阳能利用的目标。

  此后的9月,代表欧洲太阳能产业80%的21个太阳能协会联合呼吁欧委会结束对中国太阳能进口商品的惩罚性贸易限制和“受到广泛质疑的”中欧最低价格承诺协议。这也被视为是对不久前以Solar World为首的机构EU ProSun向欧委会提出“对将于12月到期的对中国太阳能进口商品的贸易限制进行审查”作出的回应。

  欧洲21个太阳能协会呼吁,“与中国在电池和组件方面的贸易关系应该正常化。自2013年出台关税及MIP以来,欧洲太阳能部署显著放缓,去年仅达到7GW,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阶段没有理由继续MIP或关税。”

  欧盟行业机构SolarPowerEurope的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沃森也表示,最低进口限价和关税必须在今年按计划结束。

  “欧盟对华光伏价格协议很可能会继续执行。”赵玉文对记者表示,欧委会屡次制裁违反价格承诺协议的企业,表明中欧之间的价格承诺协议并未放松,很可能在今年到期后继续执行下去。

  “从欧盟目前的态度来看,没有放松的可能。”上述光伏企业内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中欧光伏最低价格承诺协议延期的可能性要更大。

  “这件事到目前为止结果还是不错的,但我们还得继续努力。”而沈丹阳的话却让不少企业看到了信心,沈丹阳说,接下来商务部还将继续与欧委会加强沟通和协商,争取早日恢复光伏产品的自由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