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媳妇谈乡下过年:男尊女卑 永远是女人干活站点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新闻 > 正文

城里媳妇谈乡下过年:男尊女卑 永远是女人干活

极速财经资讯网 日期:2016年02月16日 评论:0

网上热传的“一顿饭吓跑上海女友”原帖截图

网上热传的“一顿饭吓跑上海女友”原帖截图

  春节长假结束,城里媳妇纷纷从农村公婆家返城上班

  昨天情人节“一顿饭吓跑上海女友”再成饭桌上热议话题

  过年前,一篇帖子开始在网上热传,一名自称小康家庭出身的上海女孩,处了一个男朋友,男方工作能力很强,长相自己也很喜欢,但是没有家底,两年内买房无望,俩人处了一年多,女方父母仍极力反对。在男友再三要求下,上海女孩随男友第一次去了其江西老家农村过年,交通不方便一路颠簸,在见到男方父母准备的第一顿饭后,女孩更是被吓了一跳,当即便提出与男友分手,并立即回了上海……

  女孩将自己的经历发帖传到网上,一时间引起网友们的围观和热议,迅速发酵成一个热点事件,国内众多权威媒体和自媒体、大V都纷纷转发评论了这一事件,这也让该事件在很快的时间内迅速传播扩散,引爆成为了猴年春节期间的一个话题性事件。

  大量的网友评论中,有声讨指责女孩的,也有支持她果断分手的,从大多数网友的评论看,赞成两人从此分手的居多。

  昨天春节长假结束,城里媳妇纷纷从农村公婆家返城上班,昨天情人节,“一顿饭吓跑上海女友”再成饭桌上热议话题。

  昨天我们也邀请了一些老公在农村的城里媳妇,听听她们去农村公婆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记者 董吕平 金洁洁 罗传达 吕磊

  王女士父母都是医生,老公老家在重庆偏远农村,他是村里当年唯一的大学生,“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说在重庆,其实离市区还很远呢,要坐四五个小时大巴,先到镇上,然后在集市找到中巴,再坐到村里。村里连手机信号都没有,讲的全是方言,我听也听不懂,大部分时间就坐着发呆,要么就是看看电视,也收不到几个台……”

  韩女士老公家也是重庆农村,第一次去,两人先到重庆,再转三次车,才到村里,但老公家离村口还要走50里山路。“全是泥巴路,没有公交车,只能靠三轮车或摩托车,而且要走很长的盘山公路,非常窄,山里没有信号,山下就是悬崖,我坐在车上,两腿都在发抖。”

  魏女士第一次去时,两人也还没结婚。老公家在苏北徐州农村,到徐州,先转车去县城,县城到家里没有直达车,只能包黑出租车或摩托车到镇上,从镇上再坐三轮车到村上。魏女士说,她每次去,都有一种想赶快“逃”的感觉。

  “太偏了,我又不认识路,加上语言不通,想逃都没法逃……”魏女士说。

  最头疼的是上厕所,还有洗澡

  提到第一次的见闻和感受,这三个城市女人不约而同谈到了最让她们头疼的厕所,还有洗澡问题。

  王女士老公家有两层房,但厕所是粪坑,气味难闻,连门都没有。“每天我都尽量憋着,实在忍不住才去上厕所,而且厕所在山上,周围很荒凉,每次都吓得我胆战心惊。”

  韩女士老公老家管厕所叫“茅坑”,人住的屋子隔壁搭个小棚子,小棚子是个猪圈,养了好多猪,厕所就是猪圈里挖的一个粪坑。

  韩女士说,猪圈盖得很矮,走进去要弯着腰,人才能蹲下去,厕所没有门,别人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她在老公家待了五六天,除非实在憋不住,能不上厕所就不上,“每次我上厕所都会叫上婆婆,在门口把风”。

  魏女士老公家苏北农村,也是拿粪坑当厕所用,屋旁砌个小棚子,棚子里就是粪坑,没有门。有人要去蹲坑,走到粪坑前,先咳嗽两声,如果有人在里面,也会回应一下,或说一句“里面有人”。魏女士头一次上厕所,因为不懂“规矩”,径直朝小棚子走了进去,刚好是晚上,快蹲下来才发现里面有人,吓得之后几天都不敢再去。

  不管重庆还是苏北,那时很多农村家庭都没有热水器,村里人几乎都是隔好几天才洗一次澡,每次洗澡前水壶烧好开水,倒进木桶或大的洗澡盆,人坐在里面洗。三位女士都说,这种洗澡方式,她们太不习惯了。

  方方面面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城乡差异

  韩女士从小家里用的碗筷都很精细,炒菜样式多分量少,到了农村,吃饭大盆大盘,“吃个土豆炖粉条,就是一口大锅里炖,然后一桌子人围着一个大碗,每人都伸筷子进去……”

  王女士老公老家重庆,爱吃火锅。“虽然从火锅里夹菜也有公筷,但他们有时用这双筷子夹东西之后,就放在自己碗里了,有次我提醒说这是放在火锅里公用的,结果公公婆婆习惯性地把筷子放嘴巴舔舔干净,然后又顺手放在火锅里……”

  农村人吃饭不像城里那么丰富,过年吃得最多的就是猪肉,而且是自己杀猪自己吃。

  王女士记得那年去老公家,一个星期吃的就是一头猪,吃完肉吃内脏,吃完内脏吃蹄子,今天吃剩下的留在明天吃,明天吃不完又留到后天。“农村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怕浪费,不管是一盘菜还是一个火锅,哪怕煮烂了,炒透了,一定要吃完才行。”

  魏女士说,在老公老家,吃饭时女人几乎都不上桌,甚至有的地方要等男人吃完后,女人才开始吃,然后男人坐着聊天,女人收拾碗筷。

  魏女士第一次去老公家也是过年时,跟着老公到长辈家拜年,老公一进门就跪下了,说这是当地风俗,还要她也跟着下跪,当时把魏女士弄得很尴尬。“我从来没看见过拜年要这么拜的,真受不了。”

  魏女士说,老公家四面透风,冬天特别冷,农村人习惯早起,婆婆每天六点多就起床,而且起床后,都会习惯性地来敲她房门,让她要起来干活,“很奇怪的是,我婆婆从来不让她女儿起床,为什么非要让我起来呢?

  “后来我发现,儿子在家里地位特别高,有点男尊女卑的味道,不管是烧饭洗碗还是倒茶拖地,永远都是女人干活,男人坐在椅子上粘了胶水一样。”

  “我老公在他们家地位很高,婆婆还主动让我倒茶给老公喝,说这是规矩。”王女士说。

  最看重的一点,其实还是男人的品质

  说过了以上种种不喜欢不适应,三个女人也不约而同提到了一点,农村人待客的淳朴热情。

  “他们会把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我,比如家里的腊肉,把小公鸡宰了给我吃……

  “那里的蔬菜也比城里的新鲜,吃在嘴里都是甜的,空气质量更不用说了……”

  最终,她们都和老公或当年的男友走在了一起。三个人都觉得,最看重的一点,其实还是各自男人的品质,老实、“潜力股”、顾家。

  三个女人也都说到当初的想法:反正也不会经常去婆家住,去了也就住个几天,以后还是两个人一起,在城市扎根生活,何必在意一点点的“委屈”?

  王女士说,刚结婚时老公只是科员,现在已经是研究所领导了,所有的钱和工资卡都交给她。“他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当初我选择了他吧,反正我觉得两个人要相互体谅,才会相互依赖。”

  他们两人在杭州靠着自己的努力,买了房买了车,王女士说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公的老家那么穷,他还有他那些同学朋友,还是那么愿意回去?

  有一次,王女士和老公一起回到他从小住的老屋时,突然间明白了。

  “我老公非常高兴甚至很自豪地看着一面老墙,那些泥巴墙上糊着80年代的破旧发黄的报纸,报纸上满满都是老公小时候在上面画的画,那些全是他小时候的回忆……”